原因很简单,她爱他们
ratchanee_1.jpeg

雷泰妮女士是泰国西沙卡(Sisaket)社区户联网的主席。1996年,在没有任何资金援助的情况下,她 在西沙卡开始进行社区营造计画。三年后,这项计画终于得到社区组织发展研中心(CODI)的认可。在该研究中心的支持下,蕾泰妮女士得以在好几个贫困社区 组织互助团体。

钱只是社区营造计画的一个元素。一方面,我们都很高兴得到资助的款项,因为我们可以藉此努力改善社区的生 活。另一方面,这也使得社区领袖、地方和国家当局之间的关系变得复杂且难以处理。如果你知道,穷苦的同胞在日常生活中,处处被利用和剥削,金钱的介入就更 具挑战性。贫苦的同胞无力,无声,所以不被看在眼里,他们生活在社会的边缘之外。

整体来说,能够成功地让特困同胞平等参与的计画并 不多。如果一个计画的首要目标是追求“成功”,它可能在无意中造成更大的差距和歧视,甚至最贫穷的同胞和最受排斥的人口排挤在计画之外。焦点被误导之后, 可能会让社区一部分的穷人觉得自己被忽略,导致他们忘记维持社区内部团结关怀的重要性。

跟穷困的同胞一起工作,就好象种一棵芒果树;经过一段艰苦的耕耘,才能得到果实累累的回报。其实,这种想法是忘了要流下多少汗水,才能够让种子开花结果。在吃到芒果之前, 必须耕土整地、 定期灌溉,才能让果树慢慢长大。享受成果之前,需要用心施作,苦心经营。

几年前,在西沙卡,我们接触了一个双眼全盲的妇女,她在街头乞讨为生。

一 位来自西沙卡综合医院的社工员通知我们,这名妇女的一个孩子营养不良,要被送往康刚(Khon Kaen)市的儿童之家(距西沙卡 360公里)。这个孩子7岁左右,从未上学。社工相信警察可以帮忙说服孩子的母亲,把小孩送给育幼机构扶养,给孩子一个她无法提供的安全健康的环境。他们 也建议她把另外两个孩子送给到邻省的一个家庭领养。

一接获这消息,我们就去拜访这位眼盲的年轻妈妈。交谈之后,我们了解到她想守住她的孩 子,原因很简单,她爱他们。她告诉我们,眼睁睁地看着孩子被送去安置,会让她失去活下去的理由。她的小女儿也表示不想住去别人家里,她哭叫着:「我要和我 妈妈在一起。」另一个儿子,也是盲人,坚定地说:「我妈妈不会让妹妹离开的。」

这些事件唤醒了我们为人父母的天性良知:「如果一个孩子想和他的父母在一起,我们能找到解决的方法吗?怎样做才是真正的助人?」

一开始,我们想到可以提供一些营养品,补充孩子的营养。我们也找到方法,提升母亲对这方面的认知。所以我们去找社工,提出我们的建议。后来他们的主管批准,同意不再强制安置这个孩子。

我们也去市政府,处理儿童不能上学的问题。我们发现,孩子们有资格在附近一间学校注册,得到免费的制服和免费的交通接送。

从那时起,盲胞的几个孩子开始定期来我家写功课。星期六和星期天,我的孩子们也会帮助他们阅读和写字。我的家人做这件事,只是因为我们认为,如果我们不援助这些儿童,他们就不能和妈妈住在一起,将来也无法在社会找到立足点。

在协助这位母亲申请伤残津贴的过程中,我们发现她没有户口簿,也没有居留许可。她在老挝出生,多年来,她在泰国一直是个无国籍人士。上天保佑,最后她终于获准和她的孩子继续在西沙卡居留。

Ratjanee S.
泰国

您也可以在 Unheard Voices 网站上的一部短片中(We can speak out, but will we be heard?)看到关于雷泰妮女士的投身故事。

See vid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