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因很簡單,她愛他們
ratchanee_1.jpeg

雷泰妮女士是泰國西沙卡(Sisaket)社區戶聯網的主席。1996年,在沒有任何資金援助的情況下,她在西沙卡開始進行社區營造計畫。三年後,這項計畫終於得到社區組織發展研中心(CODI)的認可。在該研究中心的支援下,蕾泰妮女士得以在好幾個貧困社區組織互助團體。

錢只是社區營造計畫的一個元素。一方面,我們都很高興得到資助的款項,因為我們可以藉此努力改善社區的生活。另一方面,這也使得社區領袖、地方和國家當局之間的關係變得複雜且難以處理。如果你知道,窮苦的同胞在日常生活中,處處被利用和剝削,金錢的介入就更具挑戰性。貧苦的同胞無力,無聲,所以不被看在眼裡,他們生活在社會的邊緣之外。

整體來說,能夠成功地讓特困同胞平等參與的計畫並不多。如果一個計畫的首要目標是追求“成功”,它可能在無意中造成更大的差距和歧視,甚至最貧窮的同胞和最受排斥的人口排擠在計畫之外。焦點被誤導之後,可能會讓社區一部分的窮人覺得自己被忽略,導致他們忘記維持社區內部團結關懷的重要性。

跟窮困的同胞一起工作,就好像種一棵芒果樹;經過一段艱苦的耕耘,才能得到果實纍纍的回報。其實,這種想法是忘了要流下多少汗水,才能夠讓種子開花結果。在吃到芒果之前, 必須耕土整地、 定期灌溉,才能讓果樹慢慢長大。享受成果之前,需要用心施作,苦心經營。

幾年前,在西沙卡,我們接觸了一個雙眼全盲的婦女,她在街頭乞討為生。

一位來自西沙卡綜合醫院的社工員通知我們,這名婦女的一個孩子營養不良,要被送往康剛(Khon Kaen)市的兒童之家(距西沙卡 360公里)。這個孩子7歲左右,從未上學。社工相信警察可以幫忙說服孩子的母親,把小孩送給育幼機構扶養,給孩子一個她無法提供的安全健康的環境。他們也建議她把另外兩個孩子送給到鄰省的一個家庭領養。

一接獲這消息,我們就去拜訪這位眼盲的年輕媽媽。交談之後,我們了解到她想守住她的孩子,原因很簡單,她愛他們。她告訴我們,眼睜睜地看著孩子被送去安置,會讓她失去活下去的理由。她的小女兒也表示不想住去別人家裡,她哭叫著:「我要和我媽媽在一起。」另一個兒子,也是盲人,堅定地說:「我媽媽不會讓妹妹離開的。」

這些事件喚醒了我們為人父母的天性良知:「如果一個孩子想和他的父母在一起,我們能找到解決的方法嗎?怎樣做才是真正的助人?」

一開始,我們想到可以提供一些營養品,補充孩子的營養。我們也找到方法,提昇母親對這方面的認知。所以我們去找社工,提出我們的建議。後來他們的主管批准,同意不再強制安置這個孩子。

我們也去市政府,處理兒童不能上學的問題。我們發現,孩子們有資格在附近一間學校註冊,得到免費的制服和免費的交通接送。

從那時起,盲胞的幾個孩子開始定期來我家寫功課。星期六和星期天,我的孩子們也會幫助他們閱讀和寫字。我的家人做這件事,只是因為我們認為,如果我們不援助這些兒童,他們就不能和媽媽住在一起,將來也無法在社會找到立足點。

在協助這位母親申請傷殘津貼的過程中,我們發現她沒有戶口名簿,也沒有居留許可。她在老撾出生,多年來,她在泰國一直是個無國籍人士。上天保佑,最後她終於獲准和她的孩子繼續在西沙卡居留。

Ratjanee S.
泰國

您也可以在 Unheard Voices 網站上的一部短片中(We can speak out, but will we be heard?)看到關於雷泰妮女士的投身故事。

See video